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铁的博客

生活很伟大!伟大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生活不是起点和终点。值得我虔诚歌唱。《暴雨将至》试听:http://www.douban.com/artist/zhangtie/我的乐迷群【85811213】,欢迎加入。

网易考拉推荐

雨落无声十年过  

2009-12-17 21:51: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落无声十年过 - 张铁 - 张铁的博客

接到稿约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十二月份的日历已经翻过了很多,这让我为之一愣:时间正在以一种冷漠残忍的方式飞快流走。〇九年,我拼命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发了第一张专辑《暴雨将至》,并进一步将作品在舞台上展现成了多媒体音画结合形式和不插电的形式,而当我试图做更多事情的时候,二〇〇九竟然就要过完。

我想不妨顺着时间的线逆流而上,看看那些个离原点更近的我的样子。

在二〇〇八年的这个时候,我是焦头烂额、心力交瘁。深陷在专辑的录制工作中,就好像变成了卡夫卡一般,“一切障碍在粉碎着我”。困难重重以至于我自己都不知道专辑何时能做完。支持自己的,唯有最初的信念。面前似乎是一座高山,但是只有选择一点一点的把事情做下去。终于在〇九年的年初,专辑完成。当时的心情没有任何波澜——“喔?我的唱片完成了么?”没有想象中的欢喜,反而是一片平静。

二〇〇七年,我开始着手录制《暴雨将至》。在一切的想法和理念都已经成熟的前提下,我想当然的以为俩月就会拿下。但是没想到煎熬了一年多。我只是记得当时我对自己说:“张铁,你终于可以做唱片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原因在一年之前。那是〇六年的夏天,我信心满满地进棚录唱。然后很尴尬的发现……发现我不会唱歌了。音准出现了问题……不是一个歌手应该有的声音。自己震惊了,瘫倒在录音室的沙发上……根本说不出话来,就好像晴空一个霹雳打在我头顶。三十岁的人了,得知自己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歌手。音乐是一种态度不假,但音乐更是一种声音的艺术,而不是耍范儿摆pose。当时我的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该干嘛干嘛去吧,从此别再说自己是一个做音乐的人。我选择了第二条路,从零开始,学习唱歌。——我找到了优秀的声乐老师张海玲,开课学习唱歌。一年半以后,我的声乐课毕业,得以有信心重新进棚。我想,很多人认为摇滚乐代表着自由,于是歌手可以怎么唱都无所谓,这其实是一个误会。至少我会选择从我做起,做一个水平合格的歌手。这里头没有为什么。

二〇〇五年那会,带着刚刚组建的新的乐队阵容,我稀里糊涂地参加了第一届朝阳流行音乐节,并且我的单曲《暴雨将至》获得了最佳作曲奖。那是我参加的第一个比赛,也是最后一个,因为比赛的确很无聊。那个时侯,我没有想过之后我会进棚做这首叫做《暴雨将至》的曲子,更没有想过它命名了我的第一张专辑。纵然是暴雨将至,之前却是那么毫无声息。

二〇〇四年的喧闹我永远记得。经人介绍,我来到了老豪运。当时的北京,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live house。我在那儿与涛哥相认相识,并且从此开始了我在北京舞台上的表演。

颐和园北宫门的院子里,那是二〇〇三年的夏天。从来到北京之后直到上台演出,我一直是一种“待着”的状态。待在这个院子里做着做那。我就是在这里,写下了那首《暴雨将至》,还有许多第一张的其他曲目。如你现在所听到的。

再接着上溯到二〇〇〇,七月份,我从上海来到了北京。我想,要把我的东西做出来的话我需要来北京。上海并不是一个适合我的土壤。当时北京的朋友我只认识一个人,叫做谢天笑。我打算经他认识一些优秀乐手组建自己的乐队。但是当时做梦也没有想到,正是那一年,谢天笑去了美国。于是我在一个没有一个朋友的城市中徘徊,我在颐和园北宫门的院子里呆呆地眼望着天。天上没有任何答案,甚至天上有没有鸟有没有云我也记不清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十年之后的今天,我竟然开始了第二张唱片的录制。

十年啊十年。暴雨将至之前,一切无声无息,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45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